首页
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228号
电话:0379-86865098
邮箱:lydsb@sina.com

人文荟萃

主页 河洛史志 > 人文荟萃

非物质文化遗产—国家级—河图洛书的传说

点击:1081次时间:2014-08-07 09:36

河图与洛书是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两幅神秘图案,历来被认为是河洛文化的滥觞,中华文明的源头,被誉为"宇宙魔方"。相传,上古伏羲氏时,洛阳东北孟津县境内的黄河中浮出龙马,背负"河图",献给伏羲。伏羲依此而演成八卦,后为《周易》来源。又相传,大禹时,洛阳境内洛河中浮出神龟,背驮"洛书",献给大禹。大禹依此治水成功,遂划天下为九州。又依此定九章大法,治理社会,流传下来收入《尚书》中,名《洪范》。《易·系辞上》说:"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",就是指这两件事。河图上,排列成数阵的黑点和白点,蕴藏着无穷的奥秘;洛书上,纵、横、斜三条线上的三个数字,其和皆等于15,十分奇妙。对此,中外学者作了长期的探索研究,认为这是中国先民心灵思维的结晶,是中国古代文明的第一个里程碑。《周易》和《洪范》两书,在中华文化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,在哲学、政治学、军事学、伦理学、美学、文学诸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。作为中国历史文化渊源的河图洛书,功不可没。

河图

孟津龙马负图寺

很久以前的某年,在黄河边的孟津地方,一个巨大的怪物从黄河中爬了出来。它马头龙身,头上还长着麒麟角,跑得非常迅速。而且它凶恶无比,经常吞吃活人。老百姓被它吃了不少,后来有的就出逃到外地,没有出逃的,也整天龟缩在家里,不敢出门干活,因此田地逐渐荒芜,颗粒无收,百姓不堪其苦。当时,伏羲氏的英武和智慧早已名闻天下,百姓实在没办法了,就挑选了一名强壮的年轻后生,让他去找伏羲。伏羲听说后,十分恼怒,急忙赶到孟津。他在孟津找到怪物后,就手举宝剑,厉声呵斥龙马,问它为害乡里之罪。怪物害怕伏羲,连忙向黄河里逃窜,伏羲见状,立刻一跃而起,骑在怪物的背上。怪物见无法逃脱,就向伏羲求饶,许诺不再祸害百姓,并从黄河里拿出一件宝贝,送给伏羲。伏羲于是将怪物放回黄河。几天之后,怪物再次从黄河游上岸来,背上负着一块玉版,并将玉版献给了伏羲。玉版上有许多黑点,组成了许多不同的数字,“一六居下,二七居上,三八居左,四九居右,五十居中”。这就是传说中的河图。据说,伏羲就是根据这些数字,创造了先天八卦。
  《河图》上,排列成数阵的黑点和白点,蕴藏着无穷的奥秘。河图是1—10排列而成,5和10构成中宫,奇数为阳,白色,代表天数(生数);偶数为阴,为黑,代表地数(成数)。
  《尚书·顾命》:“大玉,夷玉,天球,河图,在东序。”孔传认为河图即八卦。有文献说伏羲时龙马负图出于河,也有尧,禹受图的说法。《竹书纪年》轩辕“五十年秋七月庚申,凤鸟至,帝祭于洛水”,沈约注:“龙图出河,龟书出洛”,风后受图的说法流传很广。有人以为龙马为东方七宿的龙与天马四,与《山海经》中的“马身而龙首”相符,当为上古龙马图腾的人在星空中找到的龙马。从贾湖文化来看,8000多年前有卜卦是事实,产生河图一类的图文是可能的。后来相传,成为“帝王受命之瑞”。.....

洛书

“洛出书”的传说在洛宁广泛流传:舜帝时,大禹在龙头山(古名檀山、坛屋山。今在洛宁西长水村西侧一公里处)指挥治水有功。有神龟从洛水中出现,背负洛书献给大禹。大禹得到洛书,在窑洞中日夜钻研,终于悟出了其中深奥的道理。后来,他根据洛书制定了一部治国大法,就是著名的《洪范九畴》。舜帝见大禹具备治理国家的雄才大略,便将帝位禅让给了他。大禹就这样得到了天下,建立了夏朝。人们都称大禹为“禹王爷”。
龙头山上有禹王庙,大禹观书窟,叙畴坪遗址。今西长水村是传说中神龟负书出洛水的地方,被称为“洛出书处”。村里一口古井旁边,现存有两通古碑。一为汉魏遗物,已严重风化,正面上方仅存一个魏书“洛”字。另一通碑为清朝雍正二年腊月永宁(洛宁古名)县令沈育所立。正面“洛出书处”四字为河南府尹张汉所题。
“洛出书”的传说在洛宁由来已久,至少可以追溯到汉魏时期初年。明《河南通志·古迹》载:“禹王庙:在永宁县西长水镇(1)。昔禹治水成功,洛书呈瑞,故立庙祀焉。宋淳化四年建……”禹王庙内原有洛书赐禹之地石刻,今虽不存,但元朝济南名士杜人杰七言诗《题长水西洛书赐禹之地罗正之石刻》可为佐证。诗中说:“张生卓荤真好奇,呼我出城观禹碑。”(即“洛出书”)的传说在洛宁至少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(注2)。洛书与河图一样,在华夏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,历代学者关于洛书说,屡屡见于史书。在世界华人心目中,洛书既神圣又神秘,研讨者甚众,寻源者不绝。在200410月召开的河洛文化研讨会上,洛宁县西长水村“洛出书处”得到与会专家学者认可。当月28日,新华社播发了题为《洛书出洛宁专家认可信》的通稿。之后国内外多家媒体竞相转载,“洛书出在河南洛宁”,已成定论。
“洛出书处”是“洛出书”传说的主要载体,虽然年代久远,但有史书记载,今有古碑为证,又有山水地势佐实。今年出土的一块残碑上,有“河洛图书迹上留”的字句,亦可作为旁证。如果对它进行保护、开发,可以为洛书研究提供一个国际品位的平台,那样,必然会吸引众多国内外专家学者前来研讨河洛文化之根,探寻华夏文化之源,进而会带动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,为实施“文化强县”、“文化强市”、“文化强省”的战略做出贡献。

1:元朝时,西长水为长水县治,有城。
2:淳化为宋太宗年号,淳化四年及公园993年,距今1014年。

洛出书处

关闭